国际认证课程
工作信息
  • 姓 名:
  • 姓 别: 男  
  • 学 历:
  • 专 业:
  • 电 话:
  • 邮 箱:
  • 我已阅读隐私权政策须知
    不同意
您的位置:首 页 > 学员心得 > 教老外学中文应注意的一些言语禁忌问题
教老外学中文应注意的一些言语禁忌问题

   对外汉语教学的对象来自世界各地。各个国家、民族的文化习俗和行为方式与中华民族不尽相同,甚至大相径庭。所以,跨文化交际是对外汉语教学的基础。我们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对外汉语教师在与留学生交流的时候,往往会出现令人尴尬的局面,而彼此又莫名其妙。产生这些问题的核心原因在于我们对留学生国家的文化习俗了解甚少,特别是言语上的禁忌,于是说了不合适的话语,从而导致文化碰撞,影响到教学效果。这个问题每个对外汉语教师都应该注意。




  一、关于“禁忌”和“言语禁忌”

  禁忌是人类社会广泛存在的文化现象,学术上称之为“Taboo”。禁忌指的是“犯忌讳的话或行为”①。它的产生,一般认为是先民们由于生产力和科学文化的低下,无法抵御灾害和疾病,却又不能正确认识其原因,便根据自己的心理解释和某些实际经验而产生的一种自我保护行为。这种意识和行为一旦被群体所认同,便会对群体成员的言行起制约作用。

  言语禁忌是指“在言语运用中禁止说(写)出或禁止随便说(写)出某些话语(包括文字)”②。有些言语禁忌受时空影响,即在特定时间、特定场合禁止说某些话语,平时则没那么严格。如日本人在祝贺别人生日的时候,忌讳说出“死”的谐音字。

 

了解“教老外学中文”的价值和乐趣,欢迎致电:4007-200-200


  二、人类社会普遍的言语禁忌

  1、忌说“死”

  “死”是一切生命体的共同归宿,但人们都留恋这个世界,厌恶“死”。所以几乎所有国家的人都忌说“死”。而必须表达这个意思的时候,则都用委婉语。如:

  汉语中:逝世、谢世、牺牲、驾鹤西归、远赴极乐……

  英语中:pass away ,expire ,decease ,to go to heaven ,to breathe one’s last ,to pay the debt of nature……

  2、忌言“性”

  “性”是人们除了“死”最忌讳的话题。中国、日本、韩国等东方民族都不会轻易提及这个问题。在我们看来,欧美人是很开放的,其实不然。西方的这种开放也是很有限的。英美人也是讳言跟“性”相关的问题的,也经常使用委婉语,避免一些不雅的词汇。如:

 

了解“教老外学中文”的价值和乐趣,欢迎致电:4007-200-200


  make love —— **

  to be expecting a baby

  conceive to be a mother-to –be

  to be in the family way

  3、忌谈宗教信仰和神灵

  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而且很多人有宗教信仰。这也是人们普遍不谈的话题。美国著名语言学家布龙菲尔德指出:英语中的各种宗教词语,如god、devil、heaven、Christ、Jesus、damn等词只有在严肃的讲话中使用才为适宜,违反这条规定将会受到人们的责备或遭到人们的回避。笔者曾经与一信仰基督教的韩国留学生提及耶稣,却发觉她面有难色,好不尴尬。其实中国人也是如此,要是对信佛的人提起某某菩萨如何如何,定会遭白眼。

  三、对外汉语教师在跨文化交际中应注意的言语禁忌问题

  对外汉语教学中的言语禁忌与一般跨文化交际的言语禁忌有所不同。对外汉语教学中的言语禁忌是与课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生活中的言语禁忌则相对次要一些。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1、忌问隐私

  英国有这样一句俗语:A man’s home is his castle。可以这样讲,谈隐私是西方人最大的禁忌。西方人界定的隐私的范畴包括年龄、财产、收入、婚姻、恋爱、家庭、宗教等方面。这其中的绝大部分是中国人直言不讳的事,这是需要特别注意的。所以西方人到了中国,对中国人问他“去哪儿啊”、“昨天都干了些什么啊”等问题感到很奇怪。

  2、忌谈政治、历史等相关问题

  政治是最敏感的话题,所以跨文化交际中一般都回避政治问题。尤其现在多数留学生来自欧美、日本、韩国,他们的社会制度、意识形态与我们有很大差异,而且彼此的国家之间总难免会有摩擦。所以在教学时,尽量不谈政治问题是明智的做法。还有就是历史问题。比如在日本学生面前谈抗日战争,在越南学生面前谈中国南部疆界问题都是不适宜的。这样只会激起学生的抵触情绪,导致不理想的教学效果。

  3、忌过多表扬一个学生

  课堂教学中,对成绩优秀的学生进行表扬是必要的,但切忌过多表扬同一个学生。在实际的的课堂教学中,我们也发现过这样的例子,即把问题都让汉语水平比较好的学生回答,并给予过多表扬,而水平一般的学生机会不够,这样通常会将教学推向僵局。

  4、不同的数字好恶

  数字的好恶,也是各个民族有所不同的。中国人比较喜欢双数,像6、8和10,因为8与“发”谐音,还有“六六顺”的说法,“十”则有完美的意思;对4就相对比较讨厌了。日本人也很讨厌4,9也是不吉利的数字。他们偏爱奇数,7、5、3被认为是吉利的数字。俄罗斯人忌讳双数,认为不祥。多数的欧美人则忌讳13。

  数字的问题,其实是小问题,但却影响着跨文化交际。在对外汉语教学中,尤其在数字教学时,教师需要有所考虑。

  5、敬老与忌老

  中国人特别讲究“孝”,所以对老人都很尊敬,久而久之,“老”便有了“尊敬”的意思。我们称呼年纪大的人“老王”、“老李”、“老张”等,对比较有声望的则叫“王老”、“李老”、“张老”等。这样显得非常亲切,有礼貌。而英语中的old一般与“人老珠黄”、“不中用”的意思相联系,所以他们一般乐意说自己年轻。在我们对外汉语的课堂上,什么年龄段的学生都有,随便用old来形容某人,是很伤人的。

 

了解“教老外学中文”的价值和乐趣,欢迎致电:4007-200-200


  6、其它的言语禁忌

  除上述的一些问题外,各个国家和民族都有自己特别的禁忌。比如俄罗斯人忌讳恭维身体健康,特别是在别人身体有恙时,绝对不能说“您精力充沛”等赞语。还有像东欧的乌克兰等国家则忌讳过分赞美。对一个长得一般的女人说“你很漂亮”会被认为是诅咒。这些问题善于恭维别人的中国人需要特别注意。

  四、避免禁忌的一些方法

  既然提及别人所禁忌的事是不对的,我们就应该想办法避免。通常情况下,有这样两种方法。

  1、改词

  改词是很常用的方法,即用其它词来表示同一个意思。比如英语中说一个人长得难看,通常不用ugly,而换用plain。说人长得胖,定然遭白眼,所以不用fat而改用plump、chubby等。还有说“扒手”用light-fingered gentleman,“同性恋”用queer或者gay,“妓女”用lady of the town,“色情书籍”用adult books,“黑人”用Afro-American等等。这些就是用改词的方法,将刺耳的词换去。

  2、适当的谎言

  我们说做人要真诚,但真诚是需要环境的,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听真话的。正如鲁迅讲过的一个小故事:某人去一朋友家看朋友刚出生的孩子,他说了一句真话,结果被朋友赶了出来,这句话是“这孩子将来要死的”。就是这样一句真话,可没人爱听。同样,我们平常对一个汉语说的不怎么流利的留学生,总是说“你的汉语说得很好”。还有“You look very beautiful”、“How young you look”都是大家爱听的话,尽管他(她)可能不是如此。一定的谎言有助于我们平衡人际关系,避免禁忌。


相关文章:在尼泊尔对外汉语语言教学的一些心得